9.0

2022-09-02发布:

中文字幕色偷偷人妻久久上门装空调的工人之快递验收

精彩内容:

        自從初夏的那次新裝空調,我便徹底地淪爲了那兩個安裝工人的性玩具。他們用奸淫我時拍下的視頻要挾我,要求我每周末都必須在家等著他們上門。一開始是周六,個多月之後就開始變本加厲,周五晚上就迫不及待的按響我家的門鈴,開始對我進行通宵的奸淫,連一點點喘息的時間都不給我。
  今天又是一個周六的早上,我正在廚房裏按要求做早餐給這兩個淫賊吃。前一天的晚上,他們從八點就來到我家,剛開始兩個人都精力旺盛,都同時的攻擊著我的小穴和嘴巴,後來便開始輪流上陣,一個侵犯我的時候,另外一個就在旁邊休息,順便玩弄我的乳房,或者按著我的頭顱要我替他口交。
  直到深夜兩個人都開始累了,還不願意放過我,擺出了各式各樣讓我乍舌的工具一直折磨我的小穴。還得虧他們都是維修工,隨身都帶著各種機械工具,扳手,錘子,螺絲刀……早早就被他們用在虐待我下體的行徑上了,昨晚他們翻出了一段新的空調水管,把我的雙腿撐到最大後一節一節的擠進我的小穴裏,還逼著我自己說能吞進去多少節。
  那連接空調的水管大家肯定都見過,外圍有一圈一圈的線狀凸起,水管身本來是可以壓扁的塑料,可惡的是兩人故意在裏面塞滿了從我房間抽屜裏翻出來的衛生棉條,水管馬上被撐得圓鼓鼓,比普通得陰莖還要圓大,而且無法壓扁。
  雙手被綁,下體承受著異物插入的我無法反抗,早就苦不堪言,還被迫說者違心的淫語,我聲音顫顫的說能吞進去叁五節,這兩個禽獸假惺惺的按我的數字把水管了塞進去,卻說這根本是沒有難度的數字,要懲罰我,直接硬插多了快二十節,我被嚇得花容失色,驚得大叫不行,其中一個又快速的往外抽說不行嗎,兩個人充滿壞心的一個插一個抽,就這樣來回的用水管虐待了我快半個小時。
  悲哀的是,我既忍受不了那份痛楚,又因爲這奇怪的抽插和那個突出的圈節來回刮著陰道內壁而身體難以自控地興奮了起來,羞恥與快感交替的摧殘,半個小時下來臉上的淚水和小穴的淫水一直長流著。
  就這樣足足把我折磨到淩晨,睡前還不忘在我身上插滿工具。
  他們把水管剪短,抽出裏面的棉條,然後把一根布滿可恐怖顆粒的電動陽具套了進去,隔著水管都能看到那些凸起把管身擠到變形,然後把這改良過的水管陽具插進了我的下體,還調上了定時震動的模式,電動陽具整晚都會以微弱電流震動著,然後每隔半個小時,就會以最強的電流進行15秒的強震。
  後穴則被他們插入了一根九珠,那是一根有九顆珠子的軟管子,從最大的一顆一直到最小,他們把九珠直接整根都插進了我的後穴,最外面只留下了圓圈把手,而在圓圈把手內,他們插入了一個迷你號的小跳蛋,而且做了跟小穴裏的電動陽具同樣的模式設定,每隔半個小時,就會對我的菊庭發動一次強烈的攻擊。
  而最該死的是,前後兩個洞裏的工具,開啓強震動模式的時間是不一致的,也就是說,每半個小時內,我的下體將受到不是一次,而是兩次的攻擊。
  最後還給我的雙乳夾上了乳夾,把鏈子拴在了電動陽具的末端,這樣一來,連兩個乳頭無法幸免的要遭受陽具震動帶來的折磨。
  他們把我的吊椅從露台搬進了房間,我人坐在吊椅上,雙手被高舉禁锢,嘴巴裏被塞進了口球,雙腿被一字分開固定,被塞滿的雙穴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覽無遺的角度。
  他們還要把吊椅對准陽台,即使有落地窗的阻隔,對面的大樓也不算很近,但是只要有心往這邊張望,是一定能看到的。
  確定了我無法爲自己作任何自救行爲之後,他們占據了我的房間睡覺去了,而被如此不堪對待得我,身體上的被虐待以及心裏對隨時可能被偷窺的害怕,雙重的沖擊在漫長的夜裏顯得毫無盡頭,再加上下體每隔半個小時就會傳來的兩次肆虐,我的精神被一點一滴的蠶食著,默默地流淚了好久,身體的疲累才逐漸勝過了意志上的沮喪,昏昏沉沉的睡去。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喚醒我的是來自于我的乳頭,突然的刺痛讓我整個驚醒。
  原來是兩個淫賊已經醒過來了,卸下了乳夾後一人抓著我一邊的乳頭在大力的扭擰著,我馬上痛的流眼淚,但是被塞著口球的嘴巴卻無法順利地發出聲響,只能扭動著身軀表達不滿。
  「騷貨,醒了是吧,醒了就給大爺做早飯,吃完了今天的‘工作’就得開始啦!」兩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無比淫蕩的笑容,我的心裏自是一沉,也不知道今天他們又准備了怎樣的把戲玩弄我,現在的我竟然覺得,如果只是普通的輪奸,那已經是上天對我最大的恩賜了,而偏偏這兩個搞安裝出身的工人,滿腦子壞水,動手能力又超強,一天到晚在我身上進行非人的奸淫行爲,想到這裏我就不自覺地發抖。
  我怨恨地看著這兩個之徒對我施暴,卻又害怕被他們發現我的情緒而帶來更可怕的折磨,只能趕緊別過頭去不讓他們看到我的眼神。
  「還真是個蕩婦啊,光是被個假陽具插著,都能流出那幺多的水,要是真的雞巴插進去你得浪成什幺樣子,你說你是不是天生就欠操!」就在我心裏萬分糾結的時候,他們其中一個已經蹲在了我的下體前,握起肆虐了我一個晚上的假陽具,用力的在我的小穴裏抽插,剛被另外一個人摘下口球的我忍不住大聲地驚呼了起來,他一側身,我就看到了對著我小穴的那塊地磚上,有著滿滿的一灘水,這是一個晚上以來不斷的被電動陽具和九珠弄到高潮的我留下的淫水。
  我覺得羞愧極了,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卻偏偏受制于人,絲毫不得動彈。
  他們解開了束縛著我四肢的繩索,卻惡狠狠的警告我必須把前後兩個凶器都夾緊不許掉出來,然後就吆喝著我去廚房給他們做早餐去了。
  這頓早飯我是做得相當的狼狽啊!既然他們人已經醒了,電動陽具和跳彈的震動模式便不再是固定的,而是由他們一人拿著一個遙控器,隨著他們的心意隨時開啓,一頓早飯我做了將近一個小時,中途被電動陽具弄得泄了叁次,把早餐端出去的時候雙腿都還在發軟。
  就在他們吃著我的美味早飯時,我卻只能跪在桌子下,被逼迫著替他們口交,還得把吹出來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他們說這就是我的早餐。
  也許是休息了整個晚上,而且他們這些做工人的體力就是特別的好,早上的第一炮,精液又濃又多,我強忍著無比的惡心,才勉強的把他們都吃了下去,總算免去了一大早就被暴虐的危機。
  而我在洗碗的時候,兩個人居然安靜的在客廳裏看著電視,當然他們看的也不是什幺正常的節目,都是之前他們每次輪奸虐待我的時候拍下的視頻,而且還故意地把聲音開的超大,非要讓我聽到自己哭著求幹的聲音,因爲剛開始怕我反抗,他們每次前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灌我喝下強力的春藥。
  我正納悶著爲什幺今天他們遲遲沒有對我下手,突然間門鈴響了,我發誓我是清楚的聽到他們興奮的叫著,來了來了!什幺來了?我非常的疑惑,還來不及思考,就聽到他們其中一人說:「有人按門鈴,快去開門啊。」「我……去開門?」「這是你家,當然是你去開門啦,說不定是你的朋友同事親戚呢?」他們壞笑的說著,但是聽到這句話的我真的是被嚇一大跳,如果真的是我認識的人,我這樣的樣子,怎幺能夠讓他們看見!!
  「快去開門啊!」
  迫于無奈,我只好走去門口。
  先從貓眼裏看了一眼,發現是個陌生的男子,心裏不禁舒了一口氣,還好還好,至少不是認識的人。
  但是新的疑惑又出現了,那是誰啊?于是我打開了木門一條小縫,問:「誰啊?」「我是送快遞的,請開門簽收。」「快遞?我沒有買東西啊,這不是我的吧?」
  「是你的快遞,快開門收貨!」
  正當我想拒絕門外的男子然後關門的時候,背後又響起了聲音,聽到這句話的我腦子裏突然轟的一下,身體都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雖然不願意相信也不敢去多想,但是今天要玩弄我的把戲,似乎已經要開始了。
  我只好硬著頭皮打開木門,跟門外的快遞說:「是什幺東西,你能從防盜門的門縫裏給我嗎?」「不行,這是一個包裹,門縫塞不過去哦。」聽到這一句我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因爲背後的兩個魔鬼是絕對不會允許我先去穿上正常的衣服,再打開門簽收快遞的。
  而我目前身上所穿的,是被他們處理過的圍裙。
  我的圍裙本來是很正常的款色,今天在做早飯前,他們把圍裙的下擺全部剪掉了,現在的長度只能是遮住我的肚臍,也就是說我的下體都是裸露的,裏面還插著東西,而上半身,也被剪出了兩個洞,把兩個乳房給暴露出來。
  這樣子的我一開門,等于就是直接把叁點暴露在人前,我實在是過不了心裏的關口,遲遲不敢打開防盜門鎖。
  「怎幺了,你是想要拒簽,讓快遞小哥白跑一趟,還要回去被公司罰款嗎?
  你知道這樣對我們這些基層的工人是很不好的嗎?」他們來到了我的背後,惡狠狠的對我說著,我對他們倆實在是害怕啊,既然這是他們安排好的戲碼,我根本沒有說不的權利,只好一咬牙開了門。
  門一打開,門前站著的男人就明顯的被我的裝束打扮嚇倒了,手裏拿著的包裹‘啪’的一聲就掉到了地上。
  「唉呀怎幺那幺不小心,這都不知道有沒有摔壞呢,快打開看看,到底是什幺快遞?」于是我只好蹲下身揀起那個紙盒,非常輕的重量,也不知道是什幺。
  快遞小哥強忍著驚訝,還有他的口水,叁下兩下就把紙盒拆開了,露出了裏面的東西。
  看到東西的一刹那我真的是很想對著蒼天大哭啊,那居然是一套情趣內衣。
  爲了盡快解除這個尴尬,我想馬上在快遞單上簽名就把小哥給打發了,但是立刻就被工人阻止了。
  「你要驗收!」
  「驗……要怎幺驗收?」
  「既然是衣服,那當然是穿起來看合不合身,如果不合身的話,就馬上退貨,快遞小哥就不用再跑一趟啦!」什幺?穿起來……我的天,這兩個可惡的人!!!無法反抗的我只好拿起了衣服,一把衣服拿起來我就要翻白眼了,這哪裏是什幺衣服,根本就是幾根帶子而已,這些帶子穿上身上,也根本沒有合不合身的說法。
  「怎幺樣,不會穿嗎?要不你問問快遞小哥,他會不會?」「對的,讓他幫幫你,穿上了,合身了,他才算是完成任務呢!」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分明就在進行著他們精心安排的計劃,看來讓第叁者參與到淫辱我的遊戲中來就是他們今天想出來的新玩法。
  意識到這裏,我知道我根本跑不掉了,而且我也沒有忘記在之前的幾次調教當中,不聽他們的話所得到的下場,這個時候除了乖乖的聽他們的話去做,我並沒有別的選擇。
  于是我舉起了手中的……帶子,對著快遞小哥說,「請問,你知道這個。
  。衣服,要怎幺穿嗎?」
  「我幫你我幫你!!」
  聽到這話我就知道眼前的這個快遞小哥也不是什幺好人,就算還沒搞清楚眼前到底在發生著什幺事情,但是送上門來的色情大餐,哪有不吃的道理?他接手了這件衣服舉起來端詳著,這實在是沒有什幺好端詳的,一體的帶子呈V狀,只要穿過大腿往上身一套,帶子自然就會挂在身上了,在乳房和陰蒂的位置有分叉,看就知道是要用來卡住叁個敏感點,折磨穿衣者用的。
  而我此時還天真地認爲只要穿上了衣服這場羞辱就能結束,于是我自顧自的把那毫無作用的圍裙脫掉,打算速戰速決。
  「咦,你下面的東西,好像會讓衣服穿不上去哦。」「要不讓小哥先幫你拔出來?」說完這些混帳話,這兩個魔頭又笑了。
  我深呼吸,盡量讓自己平和地說出那些淫蕩無比的話。
  「我……我下面有東西,會……會卡住,衣服……穿不進去……你能幫我……幫我拿出來嗎?」「要拿出來?是拿什幺出來呢?」可惡!!!這個快遞小哥竟然也開始在言語上玩弄我了,果然不是一個好人!!!
  「陽具……電動的假陽具……」
  「電動的假陽具?在哪裏啊?」
  「……在我的小穴裏……插著一根電動的假陽具……還有後穴……有跳蛋和九珠……要把他們都拔出來,衣服才能穿上。」既然都是要被淫辱了,長痛不如短痛,我一口氣把話說完,再也不去理早就紅的發燙的臉頰,和這叁個圍著我不斷發出淫笑的淫蟲。
  「好的,我明白了,我可以幫你拔出來,但是這個姿勢不太好弄。」快遞小哥一說,我已經明白他的意思。
  于是我默默地轉過身,跪了下來,讓自己的上身貼在地上,高舉著屁股,對他說:「快遞小哥,請……請幫我把菊花裏的九珠拔出來吧……啊!!」我的話都還沒說完,就立刻感受到粗暴的拉扯,還聽到了頭上傳來的淫笑聲。
  是小哥一下子把整根九珠扯了出來,「啊啊!!!!」九顆不同大小的軟珠快速的滑過我的腸壁擠出後庭,鈍痛得感覺讓我大叫出聲,然身後甬道得到解放,還是讓我輕松了不少。
  稍微順了幾口氣,這次也不等他們說什幺了,我自覺地翻過身來,張開雙腿,把小穴對准了快遞,穴裏插著的陽具還在有規矩的振動著。
  「請幫我把電動陽具拔出來吧。」
  這一次,快遞小哥卻沒有像剛剛那樣,瞬間就把陽具拔出來,而是蹲在我的下體前把那經過工人改造的水管陽具抽出來一點點認真地端詳著。
  「這個陽具的造工好像很不錯啊」!!說著說著,就把陽具上的開關推倒的最大檔,還把它全部重新插進我的穴裏。
  「啊~~~~~~」
  突如其來的沖擊讓我忍受不住叫了出來,「當然了,這個可是我倆自己改良的,外面買不到的!」另外兩人也一並蹲了下來,叁個人圍著我的下體,竟然認真地開始研究一個電動的假陽具了。
  我被這超強度的震動搞得腰身不受控制的搖擺著,只靠雙手反手撐著地面,下身不斷的起伏在那叁個魔頭的眼前,姿勢真是要多淫蕩有多淫蕩。
  「小……小哥……請你……快……快點幫我拔出來吧……我……我還要試穿……試穿衣服呢……啊……嗯啊……」觀看了我將近5分锺的被動自慰表演後,快遞終于滿意地把假陽具從我的下體拔了出來。
  我立馬癱倒在地上透著大氣。
  終于要開始穿那件「衣服」,這個快遞也終于可以開始在我身上毛手毛腳。
  兩個工人重新坐到沙發上看著這出好戲,我則是被動地聽著那可惡的快遞的指揮,一下把手舉高,一下把腳張開,就那幺幾根帶子,把我折騰了快20分锺。
  這情趣內衣看著簡單,裏面卻還是有點暗招。
  剛剛已經說了在叁點的位置上都有分叉,那個分叉是幾塊面積極其有限的布料,而布料裏面接觸到身體的部分,有著小小的略硬的塑膠粒,那條帶子也不是普通的帶子,而是彈力十足的橡皮筋,當帶子套在身上時,布料就會抓緊幾個敏感帶,只要隨便拉扯橡皮帶的任何一處,那些顆粒都在在敏感帶上不斷地磨擦。
  快遞小哥終于把帶子挂在我身上之後,就開始調整這幾塊布料的位置。
  乳房上的布料,當然不是用來遮擋乳頭用的了,小哥把它們平平的包圍著我兩邊的乳暈,獨獨讓乳頭暴露在空氣中。
  而下體的布料比起上身算不少了,他把我的兩邊陰唇和陰蒂都包住了,只留下了中間的縫隙。
  調整完畢後,小哥便看向工人,示意讓他們來驗收。
  「穿是穿上去了,但還是要測試一下功效。」
  「沒錯。」
  功效?什幺功效?
  「嗯……」
  根本就沒時間思考,快遞小哥馬上就在我身上開始‘測試功效’了。
  他選擇了在我小腹位置拉扯著兩邊的橡皮筋,而我也立馬感受到這衣服的可怕之處。
  往上提的時候,包覆著我陰唇陰蒂的布料也跟著提拉著我的下體,那些膠粒立馬嵌入了我的陰蒂中去,往下拉的時候,同樣的我整個乳暈都被膠粒貼附。
  我就這樣來來回回的被快遞小哥弄著,不斷地被磨擦的身體誠實的起了變化。
  「看,乳頭馬上就變硬了。」
  「真是個淫婦啊,碰頭不用碰,自己都能硬起來,哈哈哈。」混蛋,根本不是這樣……「不知道下面是不是也硬起來了呢?」「還用想嗎,這騷貨的陰蒂平常就最容易硬呢。」「哎小哥,幫我們看看嘛。」「好啊!」聽到這裏快遞小哥毫不猶豫地就把手伸向了我的下體,直接壓在我的陰蒂上揉搓了起來,這一下讓布料裏的塑膠粒更加徹底的摩擦著我的陰蒂,連我自己都能感覺到那裏早已經硬挺了。
  「還真是硬硬的耶,哎喲真沒想到,原來女人的下面,也是會硬的呀,哈哈哈。」「嗯……吾……吖……」快遞小哥的攻擊把我弄的快要失神,我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發出的聲音了,在他們幾個的淫笑聲中情不自禁的呻吟著。
  叮咚……
  然而突然間,門鈴又響了。
  快遞卻當作是沒有聽到,那只在我私處肆虐的手並沒有停下來,依然用力的揉搓著我的陰蒂。
  「有沒有人啊?快遞!!」
  什幺?!又是快遞!!!!門外的人得不到回應,于是大聲地叫喊,當我看到沙發上那兩個工人那猥瑣的笑容時,我才意會到今天的折磨遠遠還沒有到頭。
  「吖老弟,那是你同行,先讓這騷貨去開門收個快遞吧,呆會繼續慢慢玩。
  」
  聽到工人的話,在我身旁的第一個快遞于是識趣地松開了魔爪,直接把我半推半帶的送到了門前,這次不是我一個人開門了,而且屋裏的快遞肯定不想興致被打斷太久,于是動作粗魯的逼迫著我迅速的把木門和防盜門同時打開。
  于是,門外的第二個快遞,那吃驚的程度,遠遠超過了第一個快遞。
  站在他面前的我,身上只有一根穿過身體的橡皮筋帶子,兩點畢露,正在被玩弄的乳頭充血挺立著,羞恥難當的我根本不敢用正眼多看門外的快遞一秒。
  「咦,小張,是你啊!」
  沒想到,這兩個快遞居然是認識的!!「啊小……小楊,你怎幺在這裏?」被眼前的绮麗風光所吸引,正沉浸在對我的身體的視奸當中,門外這個叫做小張的快遞被屋裏人一喊,才總算回過神來。
  「嘿嘿,我來送快件啊,你不也是嗎?這美女就是收件人,快把包裹給她呀。」被稱作小楊的快遞一邊用戲谑的口吻跟小張對話,還一邊推了我的背一把,我一個踉跄,又往門外的小張靠近了幾分。
  「請幫我把包裹打開吧。」
  絕望的我早已經放棄掙紮了,我知道這個小張馬上就會成爲今天這場輪奸遊戲中第四個淫辱我的惡魔,現在我只企求包裹裏的內容物別太可怕就好。
  包裹打開,是一包白色粉末,和一個很大的空瓶子。
  我正納悶著這到底又是什幺折磨人的玩意,兩個工人也終于走到了門前。
  「喲~是潤滑液粉劑呀。你這個騷貨,還嫌自己平常淫水流太少,還要給自己加料啊哈哈哈。」「不!我沒有……」根本是不由得我抗辯,工人們已經瞬間的把握拉進屋裏,兩個快遞也順理成章的跟著進來。
  「小張哥,這位小姐買的東西呢,得要親自驗收過,才能給你簽收,如果貨不對板,她可是要退貨的哦。」工人故意在親自兩個字加重了語氣,現在連第一個進來的快遞小楊都默契的跟著他們一起嘲笑我了。
  小張興奮的問道:「那要怎幺驗收啊?」
  他的眼神,一直就沒有從我的身上移開過。
  「賤貨,你自己說,這個東西要怎幺驗收!」
  「啊!」
  一邊說,那工人突然扇了我的乳房一巴掌,刺痛感讓我低呼了出來。
  「這個……這個要……要把它兌成液體……然後……然後用在我的身上……」強忍著恥辱,我把這潤滑粉劑的用途說了出來。
  「說具體點,用在你身上是什幺鬼!」
  「啊~~~~~」
  另外一個工人說著又是對我另外一邊的乳房來了一巴,我痛得快要掉眼淚了!!
  「用……用在我的……我的……」
  「哪裏啊?!說快點!!」
  「吖……用在我的小穴裏!!!」
  「哈哈哈哈哈」
  聽到了我終于大叫出那讓人羞恥的答案,四個人都笑成了一團。
  「你的騷穴?那不是多的是水,除了騷穴,還有哪裏啊?」「還有……還有後邊……後邊的菊花。」「好,就用你的菊花來驗收!」兩個快遞一聽立馬興奮莫名,馬上就想去廚房接水兌開那粉劑,但是被工人們喊停了。
  「不用麻煩,我手邊剛好有水。」
  我一看到工人手裏晃著的那瓶液體,心裏立馬叫苦連連,那不是普通的清水,是他們一直用來控制我性欲的春藥啊!剛開始上門對我施暴的時候我奮力的反抗,他們就每次都給我灌下大口的春藥,逼得我最後意志崩潰,欲望控制之下不斷地求著他們上我。
  我心裏大喊著不要,但是我知道這根本沒用,只能默默的搖頭,卻眼睜睜的看著工人們把春藥倒進了容器裏,然後加上粉末攪拌,最後才兌上了適量的清水,一大瓶的潤滑液就完成了。
  這時候其中一個工人把一根九珠丟掉到我跟前,對我說,:「撿起來,你知道要怎幺做。」眼前的九珠比起前一天晚上塞進我體內的更加可怕,每一顆珠子都大了整整一號,這幺大的凶器,我的後穴怎幺可能容納得下,我是真心害怕,于是連連地搖頭,「不行不行這真的太大了,會壞的,真的不行。」「不行是吧,那就不要潤滑了,直接放進去看看。」說罷便作勢要把我反過來。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我做我做,求求你不要!我做!!」這幺大的一根九珠,如果沒有了潤滑液的幫忙直接被插進來,那我的下場將會淒慘不止10倍,我只好趕緊求饒。
  一直都是跪姿的我,剛想擡起手撿那九珠,工人就粗暴的一腳踢開了我的手。
  「有說可以用手嗎?」
  我會意,只好低下頭來,用嘴巴把九珠銜起,然後往前爬了幾步,走到了那快遞小張跟前,把九珠放在他的腳邊,然後直接坐在他的面前,身體往後半仰躺著,張開雙腿,此時的他角度正好可以看清楚我前後兩穴。
  我把那根卡在後庭洞口的帶子拿到一邊,用手指沾了點潤滑液,然後就開始在自己的菊穴附近打圈。
  冰涼的濃稠液體還是給我的身體帶來了感覺,但我拼命的忍著不發出任何的聲響,我不能讓他們知道我有了反應,缶的他們一定會加倍羞辱我的。
  小張看得目瞪口呆,估計這是他的第一次看到有真的女人在他眼前那幺近的距離自慰吧,而且玩弄的還不是小穴,是一般人都難以接受的菊庭。
  我不敢去想此時此刻的自己到底有多淫糜,竟對著數個陌生的男人做這種羞恥不堪的事情,我的臉龐和耳根早就燙的不行,但是我已經很清楚,如果我不放開來趕緊把那兩個變態的工人要求的事情做完,那幺接下來等待我的絕對會使痛苦不止十倍百倍的折磨。
  直到一圈皺褶都沾滿了潤滑液,我的手指開始慢慢的插入,伴隨著一聲聲的悶哼,我的整顆中指終于順利的全部沒入了。
  深呼吸了幾下,讓自己稍微適應一下這個感覺,我就開始轉動我的手指,以便讓直腸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擴張,來迎接等等即將要侵略我的大物。
  最後,我拔出手指,深深地舒了一口氣。
  「小哥,我……我要驗收……請把……請把九珠沾上潤滑液,插進我的後庭吧。」欣賞完整個後庭擴張真人秀,小張咽了下口水,隨手抄起腳邊的九珠,沾上些許潤滑液,迫不及待的就想要擠進我的後穴。
  「啊啊啊慢點慢點!!!請你慢一點,我……我好痛啊。」毫無經驗的小張一上來就差點把我給弄死了,我頻頻的出口求饒,要求他放慢頻率,花了好幾分锺的時間,才終于把頭上最大的那顆珠塞了進去。
  而快速掌握了門道的小張,立馬就開始了對我的玩弄,接下來的八顆珠,成爲了他折磨我的表演時間,時快時慢的插進來,甚至還有在插進去一顆以後又把它拔出來一點,反反複複增加對我的蹂躏。
  「啊~~~~啊!!!!!啊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啊!!
  !!!!」
  一直在旁觀看的快遞小楊,被我的求饒聲和眼前的色情畫面搞得欲火噴張,終于忍不住加入了戰局。
  他大手抄起了很多潤滑劑,翻開我被布料遮住的私處,直接就往我的陰蒂和大小陰唇上塗抹著,我整個下體立馬變成了糊糊的一攤,陰毛全部糾結在一起,簡直是慘不忍睹。
  長年從事體力活的雙手,即使沾滿了潤滑液,也遮掩不住手指上的那些堅硬的死皮,粗糙到不行,仿佛是幾張砂紙正在對我的身體進行奸淫。
  「啊……不要……」
  前後兩穴都被攻擊,我除了呼叫求饒已經沒有什幺可以做了,然而求饒的語言在這些淫蟲聽來無異于另一種催情的媚藥,不但不會救我于水深火熱之中,只會讓他們的動作變本加厲,更加投入的玩弄著我的身體。
  就在小張終于把整根大號的九珠插進了我的體內,小楊也已經在我全身上下塗滿了潤滑液,更該死的是用來勾兌潤滑液的春藥也已經滲入了我的體內,藥效開始發揮。
  我感到身體的溫度開始升高,就在小張離開了我的下體而小楊還在玩弄我的乳房時,我竟然情不自禁的並緊了我的雙腿,想要以摩擦來發泄體內的欲火,而這一切當然都看在了那兩個始作俑者,空調工眼裏。
  「騷貨,怎樣,被男人隨便摸幾下,就開始想要了是嗎?」「還真是個淫娃蕩婦啊!平常沒有我們過來,也不知道你是怎幺過日子呢。」「沒有……沒……才不是這樣的!!」羞恥心始終提醒著我,不能就這樣沉淪下去,這不是真的我,不是這樣的!!
  「是嗎?我們要不要問問兩位快遞小哥啊?」
  「呃咳咳,看起來周小姐真的是很需要慰藉啊!(他們已經從快遞單上知道了我的名字)」一邊說還一邊在我的乳房上打圈;「對對對!不然怎幺會那幺樂意裸體來迎接我們呢?」「哈哈哈哈~~」又是一次默契的集體淫笑,躺在地上的我無助的環看著這四個正打算不斷侮辱、奸淫我的男人,心裏默默地流淚,而偏偏身體卻無法承受春藥帶來的撞擊,下體默默地流出了許多的淫水。
  叮咚……
  門鈴聲,再一次響起。
  「還有人來啊?」小張小楊同時叫了出來。
  再一次的門鈴聲把我的心眼再次提到了喉嚨上,與這四個男人興奮莫名截然不同的,是我心底裏越發絕望無助的心情。
  我現在已經不敢去估量,這兩個安裝工人,到底是給我買了多少「快遞」,安排了多少個男人,上門來奸淫我。
  我的神志已經開始有點模糊,我是被兩個快遞架著走到門口的,然後麻木的開了門,一次比一次不堪的身體展示于人前,我也懶得再去介意門外人的驚訝,在聽到兩個快遞同時跟門外被稱作小陳的快遞打招呼時,我也只能在心裏苦笑了一下。
  「請幫我把包裹打開吧,我……要驗收。」
  在兩個先來快遞的擠眉弄眼暗示下,這小陳也不是什幺省油的燈,立刻就拆開了包裹,這次倒是簡單明了,是安全套,一共5盒。
  這個數量,也許是在告訴我,今天我要應付的男人,已經到齊了吧。
  「咦,安全套要怎幺驗收呢?」
  「周小姐,你知道嗎?」
  「……就……打開……看一下吧。」我是真的說不出口……「看一下怎幺行,肯定是用一下啊!對吧?」「對對對!!」叁個人邊說邊已經打開了其中一盒的紙盒外包裝,而那兩個始作俑者,也只是壞笑著看著幾個快遞把我重新拉回客廳來。
  我跪坐在中間,看著這幾個人煞有介事的研究著那安全套,在討論要誰來負責驗收。
  「周小姐,你覺得呢?」
  「這個快遞……是小陳哥派送的,那……就讓小陳哥幫我驗收吧。」說到最後,我的聲音小到根本連自己都聽不清楚,可是當然了,他們也不是真心要聽我說什幺,這是早就定好的戲碼,劇情一直沒有走偏過。
  我往前向小陳的方向爬了幾步,跪在他的裆前位置,擡起手准備脫下他的褲子替他口交。
  「等一下。」
  「啊?」聽到工人的聲音,我本能的停住了。
  「你讓小哥幫你忙驗收貨物,你有問過人家願意嗎?」……我一陣啞口無言,鼻頭一酸,強忍了大半天的委屈真心快要崩潰了,試問還有誰,准備承受著強奸,卻還要問對方你願意強奸我嗎?想到這裏默默地流下了兩行淚水。
  「請問……你願意幫我驗收嗎?」
  「驗收什幺呢?」
  「……你剛剛給我派送的安全套。」
  「哦?那要怎幺驗收呢?」
  「……把它……套到……你……你的雞巴上……」「然後呢?」「如……如果沒有漏出來……就可以……」「什幺東西沒有漏出來啊?」
  「……你的精液。」
  「可是我現在可沒有哦。」
  「我……我會先幫你口交……等你……等你硬了之後……再套上安全套,然後……然後……然後……」「然後怎幺樣啊?如果你沒想好的話要不我就先走了呗!」「然後你就用你的雞巴……上我……」「什幺叫做上你?」「用你的雞巴插我的小穴,一直插直到你高潮射精!如果精液沒有漏出來那安全套就可以簽收了!!」「好我幫你!」「哈哈哈哈哈哈~~~~~~」
  短短的幾分锺對話我卻被這言語上的淫辱徹底的摧毀,直到最後幾乎是叫喊著說出讓人羞恥難當的做愛請求,這幾個惡賊的淫笑就像是幾把利刀直插在我的心髒上。
  明明是被迫進行的口交,卻需要被允許。
  我終于拉下了小陳的褲裆,迎面立刻撲來了一陣腥馊的氣味,這些快遞都是整天在外走動,體味、汗味混在一起,實在難受。
  給自己做了好幾十秒的心理建設,才敢進一步的把內褲也翻下來,小陳才剛擡頭的雞巴映入了眼簾。
  身體上的被奸汙,比起心靈上的虐待,仿佛也算不了什幺。我沒有過多的遲疑,握起了小陳的雞巴就開始吃。吞吐了數十下,就開始感覺到陽具在我嘴裏迅速的脹大。
  這些從事體力活的男人,體力真的特別好,就連性欲也是特別的旺盛,也讓我覺得特別的可怕,他們仿佛總是有無盡的氣力。
  小陳在我嘴裏跳動的厲害,我心默默想應該也差不多了吧,正想說讓他退出來然後套上安全套,可是小陳卻突然發力雙手扣住了我的腦袋,自己腰身用力強勢的讓勃起在我嘴裏抽插著,力度之大,每次我都被壓的鼻梁骨發痛。
  就這樣又抽插了十多下後,我感受到一股滾燙的液體對准了我的扁桃體直接噴射,順勢就滑入了我的食道,我連拒絕吞咽的機會都沒有。
  「咳……咳咳咳」
  持續了快半分锺的射精過程,小陳才松手放開我的腦袋,我立馬幹咳不止,癱坐在地上。
  「操,你這個騷貨,誰允許你幫小陳哥直接吸出來的!我同意了嗎?啊!陳哥同意了嗎?啊!」「啊……啊……不要。不要打……啊啊不要捏我我……」我還沒回過神來就被安裝工出其不意的虐打……不是臉龐,他抽的永遠都是我的乳房,最後還捏起我的乳頭用力的扭擰,在春藥的控制下一直處于發情狀態的身體完全受不了如此大強度的刺激,痛感成倍成倍的增長,痛得我不斷求饒。
  「那不……不是……是我……」
  小陳大概也沒想到自己那幺快就射了,還想要解釋什幺但是馬上就被張楊二人打住。
  「大哥說啥就是啥,這肯定是周小姐你的不對了,這不都沒法驗收了呀。」「你自己說,現在要怎幺辦?」「嗚……嗚……請……請小張哥……小楊哥……一……一起……一起操我……可以……嗚……」手下一直沒有放松對我的折磨,我已經痛得放聲痛哭,僅存的一點點理智才說出這句話,繼續按照兩個工人的把戲走。
  看著我被小陳直接口爆,小張和小楊早就已經蓄勢待發了,聽到這裏還哪裏願意等待。
  唰唰的就自己脫下褲子,迫不及待的兩個人同時把充血的雞巴擠到我面前,都想要塞進我的嘴巴裏。
  淚珠還挂在眉睫上,我也顧不得去擦拭,只能趕緊握住二人的陰莖,伸出舌頭同時舔著兩人的鈴口。
  同時吞進兩根大雞巴我只能勉強的吃到龜頭的部分,明顯的兩個人都覺得意猶未盡,于是小張首先出手,直接按住了我的頭讓我轉向他,我手握著小楊的勃起,努力的吞吐著小張的陽具。
  一分锺後我就轉頭開始吃小楊的,輪流替他們倆吹箫,每一次換口都總是能感受他們的雞巴又脹大了一點,有了之前小陳的教訓,我開始在尋找安全套,打算趕緊讓他們進入,早就無所謂矜持不矜持,我只是不想被那兩個工人再次虐打。
  「怎樣?就那幺想被操嗎?先把自己搞濕點再說!」工人發現了我的想法,蹲在我跟前惡狠狠的扯下了我的一只手,逼著我一邊口交,一邊自慰。
  我只好開始不斷地在陰蒂上揉壓打圈,待得感受到小穴裏開始了陣陣的酥麻,就開始往裏面插進手指頭。
  不久之前才被小楊摸了一身的潤滑液,再加上早就發揮著功效的春藥,其實我裏面早就濕透了,只是兩個工人不願意放過我,硬要多折磨我一會兒罷了。
  終于還是小楊先憋不住,抄起了手邊的安全套套上後,直接把我推倒在地上,抓著我的小腿肚往他身上一拉,對准著我一張一合的小穴,咻的一聲就插了進來。
  「啊!!!!!!!!」
  雖然陰道內早已潤滑,但是絲毫不會憐香惜玉的男人第一下就已經頂到了最盡頭,仿佛想要直搗我的子宮似的,每一次撞擊都要撞上我的股骨,每一下抽插都把我壓得死去活來。
  占不了先機的小張只好繼續把我的嘴巴當小穴,而且兩人感覺是要比賽一樣,都對我盡了全力的攻擊,小張的插入每次都頂上了我的喉嚨,難受極了。
  重新勃起的小陳也再次投入了戰局,雙手抓起了我的乳房粗暴的揉搓著,還張嘴咬我的乳頭,刺痛卻又被控制了口腔無法喊痛,只能從鼻腔裏發出哼哼的聲音。
  前後持續了快兩個小時的「快遞驗收」
  把戲,終于進入了高潮,我失去了全部的自主權,被叁個陌生的男人同時輪奸著,他們不斷的轉換在我身上的位置,也不斷得將我的身體擺出他們想要侵犯的姿勢,我的雙乳,嘴巴,下體,後庭,全部都是他們進攻的地方,從正面進入,到後入式,叁明治,乳交,口交……送個快遞上門居然能免費打炮,而原以爲只是被兩個惡魔折磨的我卻突然被更爲陌生的男人集體奸淫。
  這一切惡夢,全部來源于沙發上的那兩個工人,直到此刻,他倆都未曾加入這場陌生人的輪奸遊戲,只是一直好整以暇的看著好戲,順便給自己打打飛機。
  我從未曾想到過這兩個看似只會動手不會動腦的惡魔竟然有那幺出其不意的折磨人的法子,但是被3P的我早就疲于奔命,無法過多思考這兩個人現在,或者接下來想要做什幺。
  叁個快遞各自都在我身上射了兩次,因應這次的驗收把戲,我倒是沒有被內射,他們只是在兩個工人的示意下,把六個裝滿了精液的保險套隨意的扔在我身上,裏面的精液緩緩地流出來,我的嘴邊,乳尖,小腹,下體……終難幸免地沾上了這些陌生男人的液體。之後他們就聲稱還有快件要派,紛紛收拾離開。卻跟兩個工人約好,晚上下班後再來。
  被幹得筋疲力盡的我,聽著這一切以自己爲中心,卻仿佛又跟自己沒有任何關系的討論,只是靜靜的癱躺在地板上,張開的雙腿,張開的身體,就這樣,總算得到了一刻的甯靜。

  
【完】
中文字幕色偷偷人妻久久